当代世界研究中心

首页
薛力:中缅果敢困境是个治理问题
过去的一个多月里,果敢枪声再起,十多万难民逃离。他们大部分进入掸邦其他相对安全的地方乃至其他邦,数万进入中国境内。缅甸政府军此次少见地频繁动用空军,以对付果敢民族民主同盟军(MNDAA)、德昂民族解放军(TNLA)、克钦独立军(KIA)与佤邦联合军等缅北民族地方武装(民地武)。
尚会鹏:克什米尔问题与宗教
阿克巴大帝在对待宗教问题上曾有句名言:“一切宗教都有光,又都不可避免地带有阴影。”这句话对于消除今日克什米尔地区的印度教徒和穆斯林之间的仇怨来说,或许仍有启发意义。
赵明昊:比也门撤侨更让人焦虑的问题其实是这个
美国和伊朗核问题谈判可谓步步为艰,能否达成最终协议,前景仍很不明朗。但在以色列、沙特等国看来,伊朗在中东地区的“做大”确是不争的事实。
徐进:普京对乌克兰问题的上中下策
最近几周以来,乌克兰东部顿巴斯地区不仅重燃战火,而且激烈程度大增。目前已知的日均死亡人数达到 29 人, 大部分是平民。反政府武装开始围攻顿涅茨克机场并炮击海港城市马里乌波尔,这些都是乌东部战略要地。
全球战略参考:透视叙、伊、利、乌、孟等国危机
越来越多的中亚公民正赶赴中东参与战斗或以其他形式支持伊斯兰国,其中男女均有。部分由于政治边缘化和后苏联时代地区常有的经济萧条,在过去三年里有两到四千人抛弃了他们的世俗国家,转而投向激进团体。
宋清润:缅甸当前对华认知特点及其走势
缅甸2011年3月上台的吴登盛政府加快推进民主转型以来,社会日益多元化,其不同主体的对华认知趋于复杂。尤其是,缅甸民间对华负面认知蔓延迅速,对中缅关系产生不良冲击。中缅双方正在加强引导与互动,希望改变缅甸民间对华负面认知,
郑永年:如何管理亚太海洋争端
近年来,亚太地区的海洋争端形势变得越来越严峻。这种局面是美国、美国的盟友和中国三者之间互动的结果。简单地说,美国方面就“重返亚洲”、“战略再平衡”说得太过于高调;美国的亚太盟友则在利用此机会、追求自己的利益方面,过度使用了它们各自与美国的同盟关系;而中国的反应则过于激烈和过度。要解决亚太的海洋争端,就是要处理这三者的关系,避免陷入恶性循环。
乌克兰民族独立之路与独立后的转轨危机
因经济危机导致的人民不满引起了政治动荡,经济、政治的不稳定又使国内的东西族群对立加剧,继而引发国际上西欧与俄罗斯对乌克兰影响的较量,而这些矛盾又进而影响到经济治理,使乌克兰经济衰退延长、复苏乏力、改革受阻、积弊日深,成为一个难以摆脱的怪圈
地区安全架构要有强大吸引力
韩国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部教授、全球安全合作中心所长黄载皓表示,如果各国需要发挥领导力的话,就必须要彼此之间开展合作,但这又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在建立地区安全架构上有一些摩擦,现有的大国要看到对新兴大国的崛起做出调整的时候,这样的摩擦是不可避免的,所以他们需要共同的努力,如果这是可能的话,我们还需要考虑其他的可能性,如果这种竞争是不可避免的话,我们必须要鼓励他们开展好的竞争来建立地区的安全架构。
美国应调整对亚太盟友的政策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发表致辞,他表示,“有些地区国家可能滥用了美国的地位。”他认为,美国应该调整其同盟政策,这一政策带给美国的负担越来越重。美国其实一直都在亚太地区有存在,从来没有离开过。美国和这个地区的纽带非常的紧密,在两次世界大战和冷战期间都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