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世界研究中心

首页
赵可金:中俄特殊关系为“一带一路”奠基
近年来,围绕中俄结盟问题在学界和战略界引发了广泛的争论,支持者、观望者、反对者各持己见,一直没有达成共识,因为此提议事关中国是否调整不结盟战略,也涉及俄罗斯对盟国的特殊定义,其难度是很大的。
尹继武:“一带一路”投资政治风险研究之埃及
尽管中埃双边贸易发展迅速,但由于埃及国内近几年混乱的局势和复杂的地缘、宗教因素交织作用,中国企业进入埃及投资仍需要充分考虑几项政治风险。
徐亮: “一带一路”投资政治风险研究之白俄罗斯
经济决定政治,白俄罗斯石油消费高度依赖俄罗斯,计划经济体制色彩浓厚,国有企业普遍效益不高,对私有财产不够尊重,政府经济政策摇摆不定,使白俄罗斯的经济增长乏力。
尹继武、高强:“一带一路”投资政治风险研究之伊朗
伊朗国全称为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古称波斯,地处亚州西南部,属中东国家。伊朗地理位置优越,北濒里海,南望波斯湾,东邻巴基斯坦和阿富汗,西界土耳其与伊拉克,是连接东西方文明的重要走廊。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使伊朗拥有丰富的石油,天然气和其他自然资源。
储殷、柴平一:“一带一路”投资政治风险研究之亚美尼亚
亚美尼亚共和国位于外高加索南部,与格鲁吉亚、阿塞拜疆、伊朗、土耳其相邻。境内多山脉,2.98万平方公里的国土面积中有90%的地区在海拔1000米以上,平均海拔为1800米。
任琳、牛恒:“一带一路”投资政治风险研究之斯里兰卡
中国主推动“一带一路”战略、推动区域互联互通,斯里兰卡将成为南亚地区整体项目中非常重要的一个节点。抓住机遇、利用优势的同时,近期斯里兰卡政府叫停中资科伦坡港口城项目的风波,也提醒我们需要注意投资斯里兰卡的政治风险。
张华、姜晨:“一带一路”投资风险研究之马尔代夫
马尔代夫共和国地处印度洋中心,是多条国际主要航道的必经之地,在国际远洋运输中具有特殊的战略地位。马尔代夫借助优越的地理位置和丰富的海洋资源,经济增长速度加快,渔业、航运业、旅游业等产业发展较强,对外经济联系逐渐增多。
尹继武、谢仁宁:“一带一路”投资政治风险研究之阿富汗
阿富汗全称阿富汗伊斯兰共和国(The Islamic Republic of Afghanistan),位于东亚、中亚、西亚和南亚的结合部,其战略位置十分重要,有“亚洲的心脏”之称,历史上一直是大国角逐之地。在当代民族国家体系中,与中国、巴基斯坦、伊朗、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接壤。
徐亮:“一带一路”投资政治风险研究之匈牙利
匈牙利是一个位于中欧的内陆国家,首都在布达佩斯,国土总面积93030平方公里(略小于中国浙江省面积),国土西部是阿尔卑斯山脉,东北部是喀尔巴阡山,主体部分是多瑙河冲积平原,并依山傍水,自然条件优越。匈牙利的版图东邻乌克兰和罗马尼亚与俄罗斯隔里海相望,北靠斯洛伐克与波兰不相接壤,西则被奥地利隔开德国,南部接巴尔干区域的罗马尼亚、塞尔维亚、克罗地亚和斯洛维尼亚,需穿过斯洛文尼亚领土才能到达意大利西海岸的亚...
王义桅:一带一路 欧洲人在顾虑啥?
“欧洲人老是自视为西方,其实自古是与东方紧密相连的,丝绸之路就是重要媒介。如今中国要复兴古丝绸之路了。这样,中国与欧洲,不再是东西方关系,而是共同回归人类文明中心地带——欧亚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