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世界研究中心

首页
高柏:中国高铁与“一带一路”
现在“一带一路”面临的最大风险是,一些地方为了追求短期政绩一涌而上式的走出去,既不对风险进行严肃的评估,走出去之后又完全以逐利为目标。这样的走出去,非但不能改善中国的国际环境,甚至会极大恶化中国的国际环境。
管清友:一带一路,大国新外交
3月28日,在习主席出席博鳌亚洲论坛开幕式后,由国家发改委、外交部、商务部三部委联合发布了一带一路愿景与行动文件。文件不仅标志着中国以“一带一路”为主要旋律的外交战略将开启新篇章,也标志着中国以“一带一路”为契机的国家资产负债表重构正式登台,2015年中国有望迎来“第四次投资浪潮”的大变局元年。
“丝绸之路”如何和利益攸关大国进行政治协调?
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是习近平主席2013年9月访问中亚国家时提出的中国对大中亚国家经济大合作的战略构想,是新形势下中国扩大“向西开放”的重要战略部署,同时也是践行“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大动作、贯彻新型义利观的大手笔。
罗雨泽:“一带一路”:是区域的,也是全球的
郑永年:中国要建立自己主导的国际秩序
3月24日上午,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就中国“一路一带”战略发表演讲,凤凰网大学问经授权整理并独家发表演讲内容。郑永年教授认为,中国国内经济增长缺乏动力,又面临着中等收入陷阱问题,所以实施“一路一带”战略,积极开拓国际商品和投资市场是必要的。
李自国:一带一路,风险不可不察
英法德意多国示好亚投行,“一带一路”取得了不小收获。一些重大的项目也开始在此助推下启动,如中俄间的同江铁路大桥、科伦坡港口城等,展示了这一战略的强大魅力。
《瞭望》新闻周刊:如何奏好一带一路交响乐
2015年,中国外交的重点是全面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在推进“一带一路”过程中,中国将坚持奉行“共商、共建、共享”原则,坚持平等协商,充分尊重各国的自主选择,注重照顾各方舒适度,注重保持透明和开放,注重与各国发展战略的相互对接,注重与现有地区合作机制相辅相成。
郝时远:新丝路建设可提升边疆少数民族的发展自信
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发展进程中,提高少数民族的自我发展能力,必须增强其发展自信。由于历史发展原因和自然条件的制约,我国不同地域和民族在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中存在着差距,这种差距在东部沿海和边疆民族地区之间尤为明显。
贾庆国:“一带一路”亟待弄清和论证的几大问题
和以往的对外开放不同,“一带一路”主要不是通过引进外资、技术和管理经验来发展自己,而是通过走出去,对外输出资金、技术和管理经验,推动周边国家的发展和繁荣,从而带动中国自己的经济转型升级和区域发展再平衡。
郑永年:中国丝绸之路的政策工具
2008年开始的全球性金融危机,既是全球性经济结构失衡的结果,也继续恶化着全球经济结构。全球经济到今天并没有恢复过来,很多经济体仍然处于低迷停滞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