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世界研究中心

首页
薛力:“一带一路”战略与中国外交调整
美国在中国外交中重要性相对下降的主要原因是:由于缺乏战略互信,两国间关系进一步改善的空间不大,“又竞争又合作”将成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新常态”,中国将用“保持接触、强化自我”应对美国的“两面下注、强化防范”。
高柏:在一带一路战略中如何打理中印关系?
与其它大的邻国相比,印度是令中国在外交中比较纠结的一个国家。
任琳 伊林甸甸:“一带一路”投资政治风险研究之俄罗斯
近年来,俄罗斯政府着重改善本国投资环境,设立相关机构为外国投资提供了组织保障,积极制定并实施吸引投资的对外政策,在腐败问题上也加大了惩治力度。
章庆慧、蔡畅:“丝绸之路经济带”构想下的“无差异空间”与区域合作——论中国与...
2013年9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哈萨克斯坦纳扎尔巴耶夫大学发表演说,提出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构想。他指出:为了使欧亚各国经济联系更加紧密、相互合作更加深入、发展空间更加广阔,我们可以用创新的合作模式,共同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以点带面,从线到片,逐步形成区域大合作[1]。
薛力:“海丝”建设催生中国南海新战略
美国一直宣称自己在南海的利益包括三个方面:和平、航行自由、舰艇飞机在专属经济区内的情报收集权。随着中国海军在关岛、夏威夷周围专属经济区内的出现,双方在上述三个方面已经没有实质性的分歧,争论的重心转向飞机与舰艇出现的频次等技术问题。
陈相秒:“海上丝绸之路”的东南亚地区
中国可以利用亚投行的资金保障和成熟的通讯、高铁技术和管理相对优势,为完善缅甸、越南、马来西亚等东盟国家基础设施建设提供援助,积极构建中国-东盟海、陆、空、电、通讯等各领域的互联互通立体网络。
赵可金:“一带一路”要坚持科学方法论
在推进“一带一路”建设过程中,要坚持整体推进和重点突破相结合,以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为突破口,以人文交流为着力点,坚持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则,整体推进政治互信、经济合作、人文友好的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建设,稳步建设。
赵可金:“一带一路”瓶颈不是资金,是人才
正如毛泽东所说,“政治路线确定以后,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对于“一带一路”这样的世纪工程,由不同的人来做,结果很可能是不同的。因此,“一带一路”战略的瓶颈不是资金,也不是技术,而是人才。
王义桅:如何应对“一带一路”建设过程中的地缘风险
多数国家指望“一带一路”给他们带来收益,并未准备好投入,一些国家的势力甚至公开恐吓,“支持不足而捣乱有余”,可能配合外界干扰“一带一路”建设。政局不稳或对华关系紧张,更导致立场的逆转。基础设施投资都是战略性、长期性的,有赖于沿途国家的政局稳
刘敬东:“一带一路”战略要建立在法治化基础上
“一带一路”战略必须建立在法治化的基础之上,通过与相关国家和地区签订一系列贸易和投资协定、成立国际组织、制定国际组织章程等法律方式来实现。只有实现法治化,才能确保“一带一路”战略的最终实现和长期、稳定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