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世界研究中心

首页
薛力:“海丝”建设催生中国南海新战略
美国一直宣称自己在南海的利益包括三个方面:和平、航行自由、舰艇飞机在专属经济区内的情报收集权。随着中国海军在关岛、夏威夷周围专属经济区内的出现,双方在上述三个方面已经没有实质性的分歧,争论的重心转向飞机与舰艇出现的频次等技术问题。
陈相秒:“海上丝绸之路”的东南亚地区
中国可以利用亚投行的资金保障和成熟的通讯、高铁技术和管理相对优势,为完善缅甸、越南、马来西亚等东盟国家基础设施建设提供援助,积极构建中国-东盟海、陆、空、电、通讯等各领域的互联互通立体网络。
赵可金:“一带一路”要坚持科学方法论
在推进“一带一路”建设过程中,要坚持整体推进和重点突破相结合,以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为突破口,以人文交流为着力点,坚持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则,整体推进政治互信、经济合作、人文友好的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建设,稳步建设。
赵可金:“一带一路”瓶颈不是资金,是人才
正如毛泽东所说,“政治路线确定以后,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对于“一带一路”这样的世纪工程,由不同的人来做,结果很可能是不同的。因此,“一带一路”战略的瓶颈不是资金,也不是技术,而是人才。
王义桅:如何应对“一带一路”建设过程中的地缘风险
多数国家指望“一带一路”给他们带来收益,并未准备好投入,一些国家的势力甚至公开恐吓,“支持不足而捣乱有余”,可能配合外界干扰“一带一路”建设。政局不稳或对华关系紧张,更导致立场的逆转。基础设施投资都是战略性、长期性的,有赖于沿途国家的政局稳
刘敬东:“一带一路”战略要建立在法治化基础上
“一带一路”战略必须建立在法治化的基础之上,通过与相关国家和地区签订一系列贸易和投资协定、成立国际组织、制定国际组织章程等法律方式来实现。只有实现法治化,才能确保“一带一路”战略的最终实现和长期、稳定发展。
波兰投资局长:“一带一路”影响大于马歇尔计划
“一带一路”战略规划即将推出,规划的实施必将加快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步伐,而波兰作为中东欧地区的领头羊,GDP增速从1992年到现保持着4.4%的平均增速。
梁国勇:“一带一路”的棋局观
随着近期中国政府发布《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以下简称《愿景》),“一带一路”描绘的图景也越来越清晰。中国外交部、中国商务部、中国发改委共同参与发布《愿景》,表明“一带一路”涉及外交、国际经济、投资和发展规划,是一项目标宏大的国家战略。
愿景与挑战──“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风险评估
中国国际外交方式不断推陈出新。在国际舞台上长期保持“低调”的中国近年来开始在国际秩序中为自己寻求更大的角色。中国企业也纷纷离开安稳的本土市场走向海外,试图在国际市场中能有所作为,同时掌握一些新技术。
周方银:中国的进取之心与开拓之路
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涉及30多个国家,包含了不同的文明、不同的政治制度、不同的经济发展水平,国与国之间存在巨大差异,如何在这些国家之间进行有效的合作,本身是国际关系史上一次重要的实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