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世界研究中心

首页
推进东盟关系:繁华之下有隐忧
来源:盘古智库 | 2017-09-14 | 作者:当代世界研究中心研究员 盘古智库研究员 高扬 浏览量:1028


 

今年88日是东盟成立50周年。历经半个世纪的发展,总面积 446万平方公里、人口近 6亿的东盟在政治、经济与区域合作等方面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东盟倡导的东亚峰会、东盟10+1、东盟10+3等机制已成为东亚地区的主要合作机制。2015年东盟共同体正式建成后,作为世界第七大经济体的东盟已成为东南亚地区最重要的国家组织和维护东南亚地区和平稳定、促进地区经济繁荣的重要力量。

 

中国高度重视与东盟的关系,将东盟作为中国外交的优先方向。中国与东盟于 1991 年开始正式对话,双方关系的发展历经磋商伙伴关系、全面友好合作关系、睦邻互信伙伴关系,并在 2003 10月建立“ 面向和平与繁荣的战略伙伴关系”。中国与东盟关系在进入21世纪以来全面发展,中国已与东盟10国分别签署着眼于双方21世纪关系发展的政治文件。2003 年,中国成为第一个加入《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的域外大国。2010 年,中国- 东盟自贸区成立。2015年,双方贸易额达到4721亿美元,是 199179.6亿美元的近60倍;双向投资累计超过1564亿美元,是19915亿美元的300多倍。中国已连续7年成为东盟第一大贸易伙伴,而东盟则连续4年成为中国第三大贸易伙伴。中国致力于与东盟打造命运共同体、利益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正如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2016年所说,中国与东盟关系已步入起点更高、内涵更广、合作更深的“ 钻石十年”

 

随着东盟的发展和中国与东盟关系的不断密切和深化,原本隐藏在双边关系繁荣发展表象下的一些问题也日益浮现,这些问题对于推进双边关系的发展,深化中国与东盟相互依赖关系为主导原则的一系列倡议和措施形成了很大挑战,需要加以重视。

 

一是区域和全球秩序调整的不确定性 。二战后,东南亚地区和平、稳定和繁荣的基石是美国主导的地区和全球秩序。进入21世纪以来,随着美国国力的下降和新兴大国的崛起,地区和国际政治格局正在发生剧烈的调整和变化。尤其是作为全球化主要推手的美国选出了主张“美国优先”的特朗普为总统和自由贸易发源地英国公投“脱欧”成功,这给包括东南亚在内的地区和全球秩序造成巨大冲击。特朗普当政以来,迅速废除了奥巴马政府时期的“ 亚太再平衡”战略,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这颠覆了东盟以往所熟悉的一切,对美国主导的地区秩序的前景充满的担忧。特朗普与菲律宾、新加坡和泰国等部分东盟国家领导人通了电话但主要是寒暄致意和就朝核问题等具体事务展开的谈话,特朗普政府在5月初举行的美国- 东盟外长会议上也没有做出任何关于东南亚地区政策的声明或宣示。东盟对美国的东盟政策会如何调整和发展困惑不已,地区和全球秩序调整发展的不确定性使在其外交活动中倍加谨慎。

 

二是东盟国家对中国的“近而不亲”。东盟国家在历史上与中国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许多国家受中国历史传统文化和价值观念的影响很深,有些曾是中华朝贡体系中的一员。随着近年来中国综合实力的日益提升,中国日益走向世界舞台的中央,中国在地区的政治和经济影响日益增强。中国与东盟国家在实力对比上的非对称特征日益凸显,这也就导致双方对利益和许多地区性问题的认知产生根本性的差异,容易导致对中国的不信任感滋生。东盟国家从与中国密切的经贸联系上获益匪浅,但对中国的日益强大充满疑虑,普遍担心中国的强大会导致其外交、安全等领域政策不得不跟从中国,进而损害其国家利益和安全。一些东盟国家主张将美国等域外力量引入该地区,采用“ 以力量平衡力量” 的战略来平衡中国日益增长的影响力。这也就造成了东盟国家的“骑墙”,即“在经济上依赖中国,在安全上依靠美国”,成为与中国关系非常“紧密”但不“亲密”的典型表现。

 

三是大国对中国东盟关系的“离间”。近年来,地区和国际形势发生着剧烈的变化,东南亚地区在历史上就是大国利益角逐的激烈的地区。美国、日本、印度等对中国崛起和在本地区影响的增强抱有高度戒心,在东盟地区展开积极外交行动,离间破坏中国与东盟国家关系。美国奥巴马政府围绕南海问题不断制造热点,怂恿菲律宾、越南对在南海问题上对我提出挑战。日本重视发展与东盟国家的关系,2012年日本援助占对东盟国家收到的总援助的 35.3%,达38.5亿美元,在 2015年提出了未来五年总额达1000亿美元的亚洲基础设施建

 

设援助计划,其主要援助对象就包括东盟国家。在菲律宾与中国就搁置南海争议达成共识后,日本还敦促菲律宾“ 尊重仲裁”。印度把加强和扩展与东南亚的互动关系置于外交战略的优先发展的地位,将中国视为“长期对手和军事上的潜在威胁”,积极支持一些国家对中国南沙群岛的主权要求。域外大国的介入则使中国与东盟国家关系进一步复杂化。

 

四是领土争端问题。领土争端问题可以说是发展中国和东盟关系的一大障碍,也是困扰中国与东盟一些国家关系的核心问题。坦率讲,南海岛屿争端问题的产生是由于中国政府的疏于管理,给了一些国家私占中国岛屿的机会。中国与菲律宾、越南、马来西亚、文莱、印尼等国存在着领土主权和海域划分的争端。领土争端既是历史遗留问题,同时也是国家民族情结问题,牵涉到各个相关国家的民族主义情绪和政府合法性的问题,每一个政府都不会轻易在领土问题上做出让步。中国在发展与相关国家关系时对领土争端“绕不开、动不得”,对相关国家又“硬不得、软不得”。这也导致中国在南海问题上一直比较被动,在推动与东盟关系时花费很大的额外气力去处理领土争端问题。200211月,中国和东盟国家在签署《南海各方行为宣言》,承诺各方采取克制行为,不采取使争议复杂化和扩大化的行为。张高丽副总理在出席第十三届中国- 东盟博览会时强调,中方愿与东盟从战略高度和长远角度审视双方关系,共筑更紧密的中国- 东盟命运共同体。但是领土争端无法消除,矛盾的根源仍在,未来仍会影响到双方关系的进一步发展和深化。

 

五是东盟国家内部安全风险。东盟国家数量不多,但是其政治体制、民族宗教、文化理念、价值观念、生活理念等种类繁多、各不相同甚至可以说差异巨大。据统计,东盟国家都是多民族国家,有400多个民族和部落部族。东盟地区被视为当今世界政治经济文化最具多样性的地区之一。当前,东盟许多国家处于政治转制、经济转型进程中,各成员国之间经济发展的不平衡,以及恐怖主义、禽流感、跨国犯罪等非传统安全领域的挑战等。同时,东盟一些国家之间也存在领土争端,这些争端不仅包括海上岛礁争端和海洋权益问题,而且还涉及到领土之争。随着东盟一体化步伐加快,各国政治制度之间的差异将日益凸显,东盟国家内部和之间的风险也亟需深入研究。■

主编邮箱:xinshuping@pangoa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