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世界研究中心

首页
“一带一路”是新型全球化的重要推动力
| 2019-04-30 | 浏览量:265

当代世界研究中心副主任 王立勇

   


  

        今天讲的主题是“一带一路”是新型全球化的重要推动力。今年的达沃斯论坛聚焦讨论“全球化4.0”,要打造第四次工业革命时代的全球架构。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形势下,确实很有必要深入研究传统全球化的利弊优劣,纠正全球化存在的一些不足和弊端,促进全球化向更为健康、公正、合理的方向优化升级。主要谈三个方面的看法:

一、全球化促进了国际经济、政治、文化等迅速发展,同时也引发世界发展不平衡。

互联互通是人类的内在需求,全球化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对过去的全球化总体上应该给予积极的评价。但全球化是一柄双刃剑,促进发展的同时,造成的一个特别大的问题就是世界发展不平衡。全球化造成不同地域、不同国别、不同领域、不同阶层的贫富分化,这种贫富分化已经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据统计,全球最富有的1%人口拥有的财富超过剩余人口财富总和。本世纪以来,全球相对贫困的一半人口拥有财富只增长了1%。过去40年,在美国及许多发达国家,许多中产阶级收入停滞不前。全球发展不平衡导致国际社会政治思潮发生巨大的变化甚至转型,民族主义、民粹主义、保护主义、极端主义等盛行,国际经济政治秩序出现“贸易战”“退群”“退约”等诸多乱象,恐怖主义等全球安全威胁也明显不断上升。

二、应该重视世界发展不平衡这一重大历史性现象,深入分析传统全球化背后存在的一些结构性问题。

第一,从动力机制上看,主要是资本要在全球范围内无限度地追逐市场和利润,缺少人文道德关怀,极端情况下甚至采取战争、殖民、掠夺等暴力手段,对资本这头猛兽的束缚、节制、引导不够。第二,从结构体系上看,全球化形成了不平等的中心边缘型世界体系。它是以发达国家为中心的,向世界范围扩散,形成中心-半边缘-边缘型这种依附性的全球发展结构。第三,从互动关系上看,更多的是单向度的主动-被动的从属关系。从发展模式、规则制定、价值观等角度看,发达国家主动输出,发展中国家被动接受,双方处于不对等的地位。第四,从协调机制上看,当今的国际治理体系主要是二战后的产物,更多的体现了发达国家在世界治理机制中的权利,责任体现不够。当前一些发达国家奉行“本国优先”,不愿意承担国际责任,冷战后的国际治理体系日益失效,对全球发展也难以发挥公正的调节作用。

三、“一带一路”有利于促进全球化向公正、平等、普惠、均衡、共赢方向发展,是对新型全球化的有力推动。

当前,“一带一路”获得了国际社会广泛支持,已经有126个国家和29个国际组织与中国签署了“一带一路”合作文件。“一带一路”对于纠正过去全球化的弊病、推动新型全球化发挥了重要作用。

第一,“一带一路”推动了普惠、均衡、共赢的全球化。“一带一路”坚持市场运作,遵循市场规律和国际通行规则,充分发挥市场的主体作用,同时发挥好政府的作用,注意以发展中国家的需求为导向。如果纯粹从市场经济的原则出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基础设施项目周期长、风险大、利润薄。但是,共同推动发展中国家基础设施建设,可以带动发展中国家的经济繁荣,以发展促进和平稳定,从而推动世界的均衡可持续发展。

第二,“一带一路”推动了平等参与、开放包容、多元互动的全球化。从平等参与的角度看,无论是双边还是多边合作,各国平等参与,共商共建共享,不是主动和从属的关系。从开放包容的角度看,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全球互联互通伙伴关系,不是排他的、封闭的,将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都视为合作伙伴。从多元互动的角度看,“一带一路”促进了全球互联互通,使得全球化趋于网络化、多元化,使得原来的中心边缘型全球化结构走向多中心、网络化结构。

第三,“一带一路”推动了深化理解、增进友好、民心相通的全球化。以往的全球化对人文交流重视是不够的。现在“一带一路”提出五通,将民心相通作为五通的重要内容,认为民心相通是最基础、最坚实、最持久的互联互通。“一带一路”建设特别重视民生领域,提倡“以人民为中心”的理念,积极提升发展中国家人民的获得感、幸福感,注重人民之间的心灵交流,增进相互了解、信任和友谊,必将对全球化的可持续发展发挥重要作用。

(此为在中联部和清华大学联合举办的“‘一带一路’:新型全球化与全球治理”论坛圆桌讨论会上的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