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世界研究中心

首页
吴非 张慧芬:美国智库的独立性、趋利性对一带一路的影响
来源:中国网,5月7日 | 2015-05-20 | 作者: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暨南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 吴非,暨南大学一带一路与传媒外交研究所 研究员 张慧芬 浏览量:852


当中国提出一带一路的设想并且落实到每一个省、每一个部门之后,一带一路的发展趋势将会成为欧盟、TPP、欧亚联盟之后的第四个世界经济发展带,一带一路也将与美日关系产生竞争与合作的局面。设立亚投行之后,美国在地缘政治中开始全面和日本结盟,安倍这次访问美国不但在国会演讲,没有对日本的二战侵略行为与慰安妇问题道歉,而且美日安保条约的条件限制也开始减少,这其中美国智库为利益集团所左右,有见钱眼开、为人消灾解难的特性开始显现。就像美国和以色列关系中是否应当全面牺牲其与中东国家的利益,甚至引起极端伊斯兰分子的全面报复,毕竟美国民众也不懂国与国关系中的奥妙一样。

 

一带一路与美国TPP全面竞争

 

现在美国智库的研究使得中美关系变得异常微妙与复杂,尽管双方的政府对于中美两国的发展保持乐观态度,但当美国在乌克兰问题上受到巨大挫折后,叙利亚问题上难以伸展拳脚,这样在重返亚洲的政策中,TPP与亚投行必然会面临全面的竞争。甚至当希拉里当选总统之后,中美两国还要全面陷入人权、宗教等问题上。

 

中美经济的竞争性就在于TPP的模式是首先全面占据经济、技术的优势,然后向亚洲国家推广,中国手中的王牌大约三个:高铁、地缘政治和融资的便捷与高效性。美国的模式给周边国家的感觉是远水不解近渴,但一带一路则是可以马上全面启动亚洲经济发展,可以说是看得到摸得着。

 

近年来,智库现象越来越得到国内各阶层的重视。一方面是因为西方智库旋转门的机制,关注智库动向在一定程度上就洞察到了其外交政策的风向标;另一方面,随着中国国力的提升,西方智库的对华研究也越来越多,但多是反应中国不懂国际规则、有改变规则的潜意识,之中抑制的滋味非常明显。美国各大智库对于中国问题的研究会不自觉的与中美关系、美国东亚政策乃至全球战略放在同一个框架内,这样中国崛起自然对亚太地区权力结构产生影响。这样美国智库常常提出问题,但如何在美国三权分立的状态下,协同白宫、国务院、五角大楼、国会、非政府组织等来解决中美面临的困境成为现在最大的挑战。

 

美国著名中国问题专家奥克森伯格认为,全球化时代下中国与外部世界关系的变化影响到了美国研究的方向,中国逐渐成了取代前苏联的美国最大的政治问题,当初智库对于中国的研究主要以文化、人权问题为主。但2000年后各主要的智库都设有专门的中国研究部门,比如布鲁 金斯学会的东北亚政策研究中心,国际战略研究中心的中国研究项目,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中国研究项目。

 

美国智库对于中国问题研究的竞争力在于解读深入并能产生较大的影响力。如美国外交政策全国委员会的台海问题圆桌会议、国际战略研究中心的系列研究项目,大西洋理事会著名的中美关系十年报告系列,均在美国对华政策中有所体现。

 

但要提出的是,美国智库不遗余力的深入拓展对中国问题的研究,仍然无法摆脱掉一个事实,即这种理解是基于智库本身的政治经济立场的,这种局限性必然会让研究得出来的政策理论依据有失偏颇。比如最近美国智库对于一路一带和亚投行的研究均失去准头,并且完全没有预料到亚投行会有五十七个创始会员国,并且会深深影响亚洲经济发展的模式。

 

警惕被利益收买的美国智库

 

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美国的一些顶级智库与利益集团关系暧昧,智库的中立性和客观性也受到了质疑。智库的生存和发展离不开经费,而经费的来源成了美国大小智库的主要问题。智库的捐助方正越来越多地决定着他们资助的研究项目,他们正在成为研究的干涉者。《华盛顿邮报》曾披露,过去10年中,一种新型商业模式盛行于布鲁金斯学会:重视研究扩张和筹款,学者们忙着寻找捐助者,帮助捐助者在学会的研究日程上发声。在各大基金会或个体慈善家限制捐款之后,布鲁金斯学会变得越来越依靠公司、富豪、外国政府或公司。

 

同为世界著名智库的兰德公司在财政上得到联邦政府、地方政府、各种基金会和私人慈善事业的资助,被指为军方和财团的代言人。战略与国际问题研中心经费的主要来源是捐助资金,以福特和洛克菲勒为首的40多个财团,是它主要的和稳定的资金来源,也为美国保守主义势力服务。

 

美国智库的生存模式本无可厚非,但如何解决中美之间的难题,中国希望全面接触,但存在美国制度上的玻璃天花板,也使得中国常感到无可奈何。毕竟中国还是国际政治的新手,不太了解其中的文化特点。

 

华盛顿和纽约角力影响智库研究

 

在美国,华盛顿永远是和政治分割不开的,同样的,纽约则是美国经济的代表。华盛顿扮演的是成熟的政治角色,更偏向于各方面利益的协调者,为美国政治及世界的政治服务。纽约则偏向经济,其实就是偏向华尔街。这样的对比,传递出来的一个信号是,华盛顿和纽约角色的迥异会牵引智库立场的走向。

 

从现下美国智库的发展布局上来看,华盛顿的智库数量远远大于美国其他地区,同时也是聚集全世界数量最多智库机构的地方。但华盛顿老牌智库常具有浓重的保守色彩,并且非常不善于解决亚洲的问题。

 

奥巴马上台之后,位于纽约的智库东西方研究所,设立专项资金并建立有效机制来弥补政府在亚洲的战略失误,纽约智库开始有动作来增强并改进华盛顿的问题。

 

由于纽约为移民社会与经济发达城市的代表,这样纽约在一些思维模式上非常不同于华盛顿,现在华盛顿的政客的思维模式常常被美国其他地区的民众所厌恶,就连希拉里这次的参选都尽量摆脱华盛顿政客或者政治家族的形象。欧巴马在八年任期间也成为到访纽约最多的总统之一。

 

基本上当美国面对来自中国一带一路的发展模式的挑战时,纽约与华盛顿均展现了各自不同的特色。但这都需要进行进一步的观察。

 

 

 

作者: 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暨南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 吴非,暨南大学一带一路与传媒外交研究所 研究员 张慧芬

来源:中国网,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