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世界研究中心

首页
侯丽:西方资本主义价值观面临整体衰落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5年2月9日第703期 | 2015-03-25 | 作者:侯丽 浏览量:971


  【核心提示】资本主义当前的问题是将利益置于人民之前,资本主义驱动了银行和利益集团谋取更多的利益,却不管民众和周边的环境发生了哪些变化。  

 

  谈到“美国梦”,历史学家詹姆斯·特拉斯洛·亚当斯(James Truslow Adams)在上世纪初曾这样描述:“美国梦是让这片土地上每个人生活得更好、更富裕的梦想,让每个人都有施展才能的机会,并取得相应成就。”然而,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对“美国梦”的理解也发生了变化。

 

  今年初,随着美国国内2014年度“美国梦”民调相关数据的陆续公布,有学者指出,“美国梦”对人们的吸引力已今不如昔,或许预示着以“美国梦”为代表的西方资本主义价值观正逐渐步入一个前所未见的岔路口。

 

  美国民众对“美国梦”怀疑态度上升

 

  近日,《纽约时报》发表了记者安德鲁·罗斯·索鑫(Andrew Ross Sorkin)的报道《民调显示,许多人觉得“美国梦”难以实现》,认为“美国梦”在民意中已经日趋衰颓;《华盛顿邮报》也于近期发表了记者莉萨·赖因和乔希·希克斯的报道《联邦政府的士气不断下降》等相关文章。据《纽约时报》等媒体2014年度的调查结果显示,虽然与2008年金融危机时相比,美国经济和就业状况有所好转,但目前只有64%的人依然相信“美国梦”,处于20年来历史最低值。即使在接近金融危机低谷时的2009年初,也有72%的美国人相信可以通过勤奋工作来发家致富。“美国梦”对大家的号召力和吸引力已今非昔比。

 

  据相关调查,在不相信“美国梦”的群体中,1834岁的青年占比最高。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财经频道的“美国梦民调”也佐证了《纽约时报》的调查数据:年轻一代的悲观态度令人担忧,且六成以上担心下一代未必生活得更好。另外,《纽约时报》的调查称,目前仍有52%的美国公民认为美国的经济体制是公平的,每个人都有平等的成功机会,但认为不公平的民众也高达近半(45%)。皮尤慈善信托基金(Pew Charitable Trusts)经济流动性项目主任艾林·库里尔(Erin Currier)表示,从个人和家庭来讲,目前美国公民的悲观态度也反映了许多家庭面临的财务现实,他们的收入难以变成稳固的安全财产,对未来充满担忧。

 

  美国密歇根大学政治学教授迈克尔·特劳戈特(Michael Traugott)表示,美国公众当前正处于整体上不信任政治经济体制的时期。经济上来讲,在经历了2008年至2009年的经济危机,以及包括各种国会调查和立法行动之后,美国维持经济体系运转的机构如银行等金融机构的地位尤其堪忧。这种“不信任”微观上体现在有高达九成以上受访者担心自己的个人信息,包括社保信息和银行账号等存在安全隐患;对自己的储蓄和财富状况感到担忧。政治上来讲,《华盛顿邮报》“联邦政府最佳工作部门”年度(2014)排名调查显示,仅有56.9%的员工对工作感到满意;政府部门如国土安全部排名连续三年垫底,员工满意度和忠诚度仅为44%。这一系列调查佐证并加剧了人们对当前整个经济政治体制的不信任状态,对于“美国梦”的怀疑态度上升,部分人甚至嗤之以鼻。

 

少数族裔态度更为悲观

 

  其中,少数族裔的“美国梦”面临更多掣肘。从美国的社会阶层来分析,中产阶级对于梦想的不稳定性逐渐上升。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统计学博士、土耳其裔学者萨比哈·福斯特(Sabiha Foster)是美国第二代移民,目前就职于联邦政府部门知识产权管理职位,福斯特对记者称,“美国梦”很大一部分构成是中产阶级的梦想,正如奥巴马所称“美国的繁荣必须建立在不断上升的中产阶级基础上”。然而,作为移民到美国的少数族裔,虽然经过自身的努力,许多移民的生活在逐渐改善,但他们付出的努力却是美国白人的数倍,并且在各方面依然受到不公平待遇。比如在求职过职中,明显的非裔或伊斯兰名称的求职者会受到“不张扬”的歧视,个人和群体偏见依然存在。美国宽松的民族政策并不代表着“美国梦”的实现不会受到来自社会文化的制约。

 

  作为美国重要少数族裔的华人,近年来对“美国梦”的理解也发生了变化。美国好莱坞SAG演员工会专业演员、来自纽约电影学院表演、导演系的华裔张也已在美国奋斗十余年,虽然已加入美籍,但于2014年底还是决定回到国内发展。他对记者称:“在去美国之前,我们都抱持着各种‘美国梦’,但对于我们上世纪80年代出生的年轻人来讲,‘美国梦’不再具有很强的吸引力。到美国后发现与之前的想象有很大差距,贫富差距和不均衡的发展很多时候令人失望;另外,‘美国梦’代表着个人成功,但个人的成功离不开经济和社会大环境,美国许多经济领域已趋于饱和状态,如前几辈华人移民那样经过数十年奋斗积累巨额财富的时代已经不再,频繁的加班和可以想象得到的未来让很多年轻的华人看不到更多未来,‘只要努力工作就可成就一切’已经慢慢成为传说。”

 

  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经济学博士、目前在美访学的摩洛哥裔法国籍青年阿齐兹·莱博兹欧埃兹(Aziz Labziouiazi)对记者称,与欧洲价值观不一样的是,“美国梦”所宣扬的“自由”、“平等”的美国价值观是建立在对物质财富的饥渴追求之上的,“成功”在经济社会中似乎是必须的,至于其他如文化和宗教等层面的考虑,也多数建立在物质基础之上,否则,难以实现不同文化不同族裔的机会均等。

 

“美国梦”衰落反映资本主义弊端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学者对“美国梦”这一提法持批判或讽刺的态度,《欧洲梦》一书的作者杰里米·里夫金(Jeremy Rifkin)则说:“千百万美国人正在拥抱的并非美国梦,而更像是美国白日梦(American daydream)。”里夫金认为,真正的个人梦想还是要靠自身的努力,而不是将希望寄托于某个国家和政治制度。哈佛大学商学院教授约翰·奎尔奇(John Quelch)在反思“美国梦”的过程中,撰写了《推销美国梦导致美国经济危机》一文,认为造成2008年经济危机的原因与政客们所挟持并鼓吹的“美国梦”不无关系,“不论左翼还是右翼政客都鼓励美国人追求入不敷出的生活,并制定配套政策,但几乎没有任何政治家有勇气去呼吁美国人过节俭的生活”。

 

  《纽约时报》的年度调查中,54%的受访者认为,相对于“管制过少可能导致财富分配不公”的情况,“过度管制可能干扰经济增长”也是一个矛盾。近年来,美国最富裕的阶层与中产阶级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如何管制”也一直是美国政党、经济学家辩论的核心问题。目前这一矛盾集中体现在以广大中产阶级为代表的美国民众对“美国梦”的集体不盲信、不盲从中,这自然会成为以标榜“美国梦”为代表的资本主义价值观今后发展过程中十分挠头的问题。

 

  美国旧金山独立政治研究机构(Independent Political Organization)专家罗伯塔·伍德(Roberta Wood)对记者表示,资本主义当前的问题是将利益置于人民之前,资本主义驱动了银行和利益集团谋取更多的利益,却不管民众和周边的环境发生了哪些变化。这种发展方式造成的后果是可怕的。“公共资金、税收削减和紧急救助资金等多流向了大型公司和富裕阶层, 公立学校、健康支出、公共设施服务等方面的资金在削弱,对于一些中下阶层的人来说没有什么‘美国梦’可言。另外,在饮用水、空气、食品供给和海洋等与人们生活和自然环境有关的内容上,资本主义并没有更多考虑。”

 

 

作者:侯丽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5297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