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世界研究中心

首页
事半功倍:国家安全委员会锻造大国安全战略
| 2013-02-16 | 作者:杨鸿玺 浏览量:1305
    一国尤其是大国的重任,不外乎安全与发展两大要务。国际社会尤其是大国之间安全与外交的较量,表面看国力是基础,但国力只是必要条件。安全与外交决策、运筹帷幄、群策群力,也是至关重要的决定性要素。为此,各大国普遍重视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建设。

   国家安全委员会是支撑国家安全与对外决策的中枢机构,它是有关国家安全方面的最高决策或咨询机构。长期以来,美国、俄罗斯、英国、日本、印度等世界各大国无不高度重视国家安全与外交及其战略决策,将其放到与国内问题同等重要、乃至超过国内问题重要性的位置。各国还格外重视智库在国家安全、对外政策等方面的重要参谋作用,使其在国家安全事务中担当旁敲侧击的配合角色。因为这些国家深知,能否在重大安全与外交问题上着眼现实与长远、进行多方权衡,能否在关键时刻和重大问题上吸取各阶层和高层集体智慧、群策群力,最终做出清醒、准确、有力的战略选择与战略决策,事关国家和民族的关键利益乃至生死存亡。

  美国的国家安全委员会最为典型、发展得最为成熟,于1947年根据美国《国家安全法》设立。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日常工作由美国总统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负责主持,该机构实际上是美国讨论和研究重大战略决策的核心组织。美国高度重视国家安全与外交决策建设,其集体决策、国家首脑负责的机制已经趋向稳健与成熟,并在一系列重大问题上做出过许多果断、及时并着眼长远的战略决策。近年来,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已从单纯的军事安全领域的顾问委员会发展到军事、安全、政治、外交兼而有之的综合性机构。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主要职责是根据国家安全需要向国家最高层提供决策建议,并具体协调国务院、国防部和中央情报局的政策。其成员包括总统、副总统、国务卿、国防部长、中央情报局长、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白宫办公厅主任以及国家安全事务顾问等。美国总统在国家安全与外交事务中决策权力很大,但美国国会仍不可忽视,它拥有宣战权、条约批准权、对外贸易规则制定权,并为外交活动、军事行动以及对外援助提供资金,还拥有审议和批准条约、审议和批准总统提名的官员任命等权力。

   俄罗斯的国家安全与对外决策与美国有相似的一面,其中包含着许多借鉴成分。俄罗斯的对外战略性决策主要是针对有关国家安全战略和对外政策方针的重大议题。总统既是决策发起人、也是定夺者,但事前需经过多部门、多高层的充分酝酿,等同于集体决策。俄罗斯国家安全会议、总统对外政策局和外交部等次级部门把总统战略构想进行理论化和系统化。不同的机构、环节和因素在俄罗斯对外决策中发挥着不同作用。其中,国家安全会议地位突出,它主要起到联系最高决策者(总统)和外交部、国防部、情报部门等具体对外部门的枢纽性作用。总统对外决策局可以直接向总统提供参考意见,并影响总统的决策倾向。而外交部、国防部、情报局等处于基层运作层面,其主要职能就是提供情报分析、准备决策方案。

   日本高层政要充分酝酿并重视国家安全事务决策,几十年来在安全与对外战略方面运作得非常成功并取得了一系列巨大成效。200611月,日本政府专门成立一个专家小组“国家安全问题强化官邸机能会议”,研究组建日本的“国家安全委员会”。20071月进一步推进,日本首相和几名重要内阁成员参加国家安全委员会,并由专职人员组成秘书处。据报道,日本国家安全委员会首先讨论的议题是日本的对华政策、能源安全和联合国改革等。日本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在外交和安全问题上向日本首相提供相关政策和建议,同时有权制定中长期的政策方案。在国家安全委员会的组成方面,日本首相、内阁官房长官、外务大臣、防卫大臣和财政大臣是日本国家安全委员会的5名正式成员。日本首相的国家安全保障问题辅佐官虽然不是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正式成员,但是可以参加所有会议。

   英国是老牌资本主义国家,当然一直是国际安全与外交事务的老手,但英国不止于此,还在不断尝试新的方法和策略。20083月,英国尝试遵照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模式,建立英国的国家安全委员会,主要由英国政界高层人士、军事和情报机构负责人以及科学家组成。它将讨论和解决英国面临的一系列威胁,包括水资源和能源短缺、网络恐怖活动和自然灾害等。当然,该委员会旨在补充、而不是取代现有的内阁紧急状况委员会。英国内政部、外交部、国防部和国际开发事务部的高级官员将在委员会中担任职务,以确保委员会全面考虑应急措施对外交和国内政策产生的影响。

   拥有国家安全委员会早已是国际通例。各国尤其是大国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对应对和处理国内外的重大战略问题中避免流于事倍功半的事务性和应急性安排,发挥事半功倍的效果,成效卓著,也已经为大量事实所充分验证。也只有这样一个机构才能够担当全方位制定、协调和实施国家安全与对外决策的角色。快速发展的中国在国际上的地位日益上升。面对国内外涉及国家安全、领土、领海、外交、军事、资源、经济、民生方面诸多重大和长远的战略问题,倾注更多关注力量进行统筹规划和议决更是迫在眉睫。作为日益走向成熟的大国,中国可以堂堂正正成立并运转具有高度权威性的国家安全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