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世界研究中心

首页
中亚地区内外经济合作大有可为
| 2013-02-16 | 作者:杨鸿玺 浏览量:1218

传统的中亚地区主要指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等中亚五国。在此传统地域基础上,泛中亚地区的经济合作区域可以延伸至中国、俄罗斯、阿富汗、巴基斯坦以及外高加索部分地区。该地区经济合作面临不少主观和客观机遇,当然也面临不少现实的问题和制约。地区国家需要以积极心态,求同存异、趋利避害,在搞好安全合作的同时,大力推进区域经贸、投资、金融、基建、科技、人文等领域合作。 

在上合组织框架内推动经济合作大有可为

上合组织成员国经济合作条件和实力可观,该组织人口已经越15亿人,覆盖面积是3020万平方公里。经济产值连年增加,经济互补性特征明显,经济合作潜力巨大。要看到,在经济全球化在曲折中纵深发展的时代,在欧亚大陆东西两侧的区域多边合作依然如火如荼。欧盟、东盟倡导的经济合作方兴未艾。可以说,经济发展已经成为上合成员国以及观察员国、对话伙伴国的迫切要求。上合组织在加强安全合作的同时,努力推动地区经济、贸易、金融等多边合作十分必要、十分及时,意义深远。

目前,上合组织成员国都处在经济转型或结构改革的关键时期,共同繁荣是上合组织成员国的重要目标,旨在通过多边经济合作,实现互利共赢,最大限度地实现成员国的发展利益;通过开展广泛的经贸合作,增强抵御风险能力。在第二个10年,除了安全、经济这样的重点领域之外,上合组织的教育、文化、体育、卫生、旅游合作也不断深入发展,亮点迭出,加强了各国之间的相互了解与友谊。上合组织还可以在促进机制创新方面大有可为,可以考虑与独联体、欧亚经济共同体等地区组织建立双边定期对话机制。

中国一直在上合组织框架内大力推动经济合作,发挥了积极的重要作用。中国与上合组织各成员国之间的贸易额就由2001年的121亿美元上升到2011年的1134亿美元。20096月,在叶卡捷琳堡峰会上,上合组织各方就共同应对危机达成了原则共识,胡锦涛主席还宣布中国将提供100亿美元信贷支持,为上合组织成员国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做出努力。目前,上合组织各国经济持续发展和对外开放程度不断提高,为中国与这些国家的国际经贸合作创造了良好的经济基础和制度环境,上合组织区域经济合作具有广阔前景。20126月上旬,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十二次会议在北京举行,深化经济合作成为回顾上合组织发展十年、开创上合组织发展新十年的重要内容,中国宣布再为推动上合组织发展提供100亿美元贷款。

在上合组织框架内推动经济合作越来越引起国际社会瞩目并获得积极评价。俄罗斯科学院世界经济与国际关系研究所国际安全中心高级研究员叶夫谢耶夫说,经济合作是上合组织今后发展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经济合作的深化,将推动成员国经济社会发展,提高各国居民生活水平,从而有助于消除滋生本地区安全威胁的社会基础。 哈萨克斯坦总统战略研究所所长苏尔丹诺夫认为,为了全面推进安全及经济领域的合作,增强成员国民间交往、夯实上合组织发展的民意基础和社会基础十分必要。哈萨克斯坦欧亚银行家俱乐部政治顾问萨特巴耶夫撰文指出,中方对上合组织的安全合作与经济合作非常重视,积极推动上合组织在安全与经济领域扩大和深化合作。印度亚洲新闻社称,中国政府宣布将向上合组织其他成员国再次提供贷款,这将有助于支持成员国经济发展及基础设施建设。 

中亚地区经济合作面临诸多条件和机遇

中亚地区拥有丰富的能源和矿物资源。据称已探明石油储量仅次于中东地区,超过2000亿桶 (包括阿塞拜疆)。早在2006年,英国壳牌石油公司统计就指出,哈萨克斯坦每天生产146万桶石油,相当于每年生产6610万吨石油,而本国只能消费1006万吨。哈政府当时计划20082010年开采石油17亿吨,成为世界第六大产油国。如果按每桶原油80美元价格计算,2000亿桶就是16万亿美元。中亚的天然气已探明储量也非常丰富,初步达数十万亿立方米,排在俄罗斯和中东地区之后,比美国和墨西哥的储量加起来还要多。土库曼斯坦年产天然气600亿—800亿立方米,大部分用于出口。中亚还有丰富的有色金属和稀有金属资源。哈萨克斯坦钨、铬储量是世界第一,铜、铅、锌储量是亚洲第一。乌兹别克斯坦的黄金储量居世界第五,铜、铀等的储量也非常可观。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也都蕴藏着丰富的铝、锌、钨、锑等有色金属和稀有金属。据估计仅哈萨克斯坦拥有的自然资源就可创造87万亿美元的财富。中亚它还是世界主要产棉区之一,乌兹别克斯坦的棉花产量排在世界前列。中亚的水电潜力也十分巨大,年发电量相当于1400万吨和2730 万吨油当量。

中亚地区具有一定的人口规模和市场潜力。从狭义的地理和政治概念看,中亚地区是指前苏联解体后,原先加入苏联的五个加盟共和国获得主权独立后,新成立的五个国家,它们是哈萨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五国总面积近400万平方公里。中亚五国在处于相对独特地理位置的同时,也带有比较完整相似的地域特点、政治文化、多种族风情和以伊斯兰教为主体的宗教信仰。中亚国家具有比较独特的政治文化,其政治权利结构以地区性的宗族或部落集团(或经济利益集团)的划分为基础。中亚五国总人口将近6000万,美国皮尤调查公司200910月底调查显示,中亚穆斯林人口为5054万。 虽然各国发展水平差别较大,从人均上万美元到数百美元不等,但仍是一个颇具潜力的发展中的市场。

中亚各国具有开展合作的意愿和基础。中亚国家之间、中国与中亚国家之间、中亚国家与其他有关国家之间开展经济合作具有很好的互补条件和共赢愿望。各国认识到,区域合作是中亚国家加快本国发展的重要外部条件,也是在金融危机背景下应对金融危机负面后果的重要出路。地区内部,哈萨克斯坦发展水平最高,土库曼斯坦居其次,其他依次为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五国发展水平具有比较明显的落差,各国的资源禀赋也存在较大差异,这给地区内国家开展合作提供了一定客观条件,比如哈萨克斯坦石油、天然铀、煤炭储量丰富,土库曼斯坦以天然气见长,乌兹别克斯坦天然气储量较为丰富、铀矿资源丰富,多高山峡谷的塔吉克斯坦则蕴藏着丰富的水力资源。哈萨克与吉尔吉斯合作势头较为积极,乌兹别克斯坦与土库曼合作也较为顺畅。

各种外部力量重视与中亚国家之间的地区合作。中亚五国从苏联独立出来之后,地位更为注目,原来几乎与国际社会隔绝的中亚地区冠盖云集。五国已经不仅仅是地处欧亚大陆边缘地带的国家,而是经常被国际政治学家和大国首脑关注的战略地区。据不完全统计,独立以来至今,美国、法国、德国、俄罗斯、土耳其、韩国、印度、北约等方面的领导人与军政要员纷纷到此访问,中亚国家的领导人也不断应邀出访,成为众多国家的座上客;一些名商巨贾更是纷至沓来,参与投资与市场争夺。

比如,美国把中亚列入美特别关注的“战略利益地区”,努力使之成为其势力范围和新世纪的能源战略基地。西欧和日本为了“实现能源渠道多样化”,也把中亚列为战略关注地区之一,德国称欧亚通道对德国的重要性正在上升,德国再也不能忽视这个地区的长期挑战。中亚五国与韩国加强经贸合作。201275,第6届“韩国—中亚”论坛在首尔召开。韩国和中亚五国代表与会者,表示论坛为各国交流经济、农业、能源、信息技术等领域经验搭建了平台。韩国与中亚五国经济互补性强,在资源、基础设施建设、科技、医疗、金融、纺织、农业等领域紧密协作。

从邻近中亚地区的国家看,经济发展势头和实力最强的当属中国,中国可以在资金与技术上为中亚经济发展提供有力支撑,而在互惠互利的基础上,中亚可以成为中国重要的能源和资源供应基地和贸易伙伴,中哈石油管道、中亚天然气管道已经贯通并送油送气,中哈霍尔果斯口岸的边贸合作具有示范意义。同时要看到,俄罗斯、伊朗、巴基斯坦等也分别具有各自实力、影响力和区位优势。 

地区经济合作需要克服内部制约因素 

地区民族与宗教关系复杂。中亚地区是古代中国文明、印度文明、两河埃及文明和希腊罗马文明的结合部, 历史上曾有佛教、袄教、摩尼教、景教、伊斯兰教和基督教在此流传。这里分布着数百个民族, 接受过多个王朝的统治。各国都属多民族国家,一国生活着几十个、上百个民族情况普遍, 其中哈萨克斯坦境内生活着100多个民族。在有些国家内, 主体民族人口并未在人口总数中占有绝对优势, 而且还面临着如何解决原优等民族俄罗斯族人的语一言、国籍和地位等问题。跨境民族问题显得比较突出,例如,具有乌兹别克斯坦传统的费尔干纳盆地分割给乌、吉、塔三国,三国主体民族在耕地和水源问题上多次发生冲突。其他中亚国家之间也存在类似的民族矛盾。

地区安全受到“三股势力”的影响。一些宗教极端分子、民族分裂分子和政府反对派相互勾结, 利用伊斯兰教在广大群众中的深远影响, 打着宗教的幌子趁机作乱, 以谋求自身利益。在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安集延地区发生的打砸抢狂潮中,民族、宗教极端势力也十分猖獗,如攻击、杀害军警和执法人员,将恐怖分子和极端分子救出监狱等行为,均非一般民众所为。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与阿富汗接壤,深受极端势力袭扰和危害。再如,土库曼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四国已经正式签署天然气合作协定(TAPI),规定自2018年起,土将借助管道,经阿富汗向巴、印提供每年330亿立方米天然气,期限为30年。该项目无疑对各国经济发展具有积极作用,但安全因素是重要制约,最主要就是阿富汗的局势不稳,还有巴基斯坦境内俾路支武装力量的活动影响,印巴矛盾一时也难以化解。

中亚地区是世界上宗教问题比较复杂的地区之一。但也要看到,苏联多年的无神论统治加强了中亚的世俗化基础,淡化了各国的伊斯兰宗教信仰,虽然人口多数是穆斯林但宗教信仰温和。在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盛行、极端主义威胁地区与世界安全的今天,多数中亚国家坚持政教分离并严厉打击宗教极端主义,强化各国的世俗化统治,这对于地区和世界和平而言无疑是有利的。形势比人强,中亚社会面临向现代化过渡、适应世界发展大潮的重任,转型是大势所趋,不可逆转。中亚国家需要做的就是尽可能趋利避害,与极端主义拉开距离,大力弘扬和倡导伊斯兰教的中间主义与温和本质,积极融入现代发展大潮,推动中亚地区国家的自身转型,并为国际体系转型做出贡献。

中亚国家彼此间在水资源利用、能源供应、边界划分、交通运输等方面存在着矛盾。经过多年的努力不但未能化解,反有进一步增强之势。哈萨克斯坦与乌兹别克斯坦竞争中亚主导权,随着中亚国家与各自盟友和伙伴关系不同,中亚各国的矛盾会在双边或多边关系中表现出来。在跨境水资源利用方面,乌兹别克斯坦与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坦在水资源利用开发方面矛盾较深,严重影响两国关系和地区性合作。中亚各国在苏联时期曾发生多次边界变动, 而且国家之间的界线并不十分明显。各国独立后, 领土纠纷成为各国间最大争端。虽然目前局势己暂时稳定, 但仍是影响地区稳定与安全的一大隐患。按照俄罗斯学者的说法,中亚至少有19 个争议地带,现有边界的最终划定将会产生不少矛盾和冲突,边界的争执及领土要求以及随之而来的资源利用、环境保护、是造成中亚国家之间矛盾分歧的根源。 

中亚区域合作面对外部干预和拉力 

中亚的地位与发展具有独特优势,引起大国的关注和竞争。俄罗斯、美国、北约、欧盟、日本、印度等大国或重要多边组织都在中亚积极活动。美国和俄罗斯在中亚地区的竞争态势比较明显,中亚地区国家力图左右逢源,从大国平衡外交中谋取利益显得越来越游刃有余。这种态势也给地区经济合作带来一定的复杂因素。俄罗斯利用对中亚地区的传统影响和深厚经营,努力从资金、能源产销等方面对地区合作施加影响。例如,充分利用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欧亚经济共同休等自身起主导作用的环环相扣的多边组织,从安全和经济方面强化对中亚地区的影响。但俄罗斯在经济及资金等方面显得有些后劲不足,其施展方式带有简单化一面,不时引发地区国家的微词。

美欧凭借多年经营以及综合实力,仍在取得进展。尤其是美国,布什政府第二任期一度雄心勃勃推进“大中亚计划”,奥巴马政府认为中亚的威胁与经济有关,而不是伊斯兰势力,表示要加强对中亚的经济援助。美国学者普遍认为,奥巴马政府的中亚战略执行必须兼顾贸易、投资、基建,包括水资源净化并扩大供应能力等方面。这将为中亚国家的经济发展与政治安全打下良好基础。美军打算从阿富汗完成撤军后,将在阿富汗使用的部分军备转移至中亚国家,据报道美军已就此与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谈判。而一向在中亚特立独行的乌兹别克斯坦已经有所呼应,20126月底,乌兹别克总统卡里莫夫决定,向俄罗斯主导的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发出照会,宣布退出该组织,被认为是给美国驻军开路。此前,乌兹别克已经退出了俄罗斯主导的欧亚经济共同体。

乌兹别克斯坦此举并不新鲜,早在1999年乌就曾拒绝续签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首次与集体安全跳越组织决裂,转而靠拢美国,并在2001年美军打击阿富汗之后,将本国的汉纳巴德基地租给美军使用。但美国仍念念不忘借机推翻乌的“专制”政权,2005年暗中支持乌境内的安集延骚乱。卡里莫夫大为恼怒,宣布收回租给美军的基地并于2006年表示重新加入集安组织。2009年之后,乌兹别克斯坦重新开始与美国和欧盟接近,寻求经济援助和部分军事合作。

目前,鉴于美军紧锣密鼓推进从阿富汗撤军,可能已经与美国达成某种协议的乌兹别克斯坦有意再次让美国和北约组织使用其军事基地,借以获取经济利益并平衡俄罗斯的影响。据报道,作为交换,美国将向乌提供安全保证。俄罗斯的反应是乌本来在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就没有发挥什么实质作用,退出去也罢,集安组织会更团结,合作将更全面。有俄罗斯专家指出,卡里莫夫政府这种做法,可能会影响到其自身的长远利益,平衡外交的策略未必永远奏效,难保不是再次“引狼入室”。 

相辅相成,趋利避害,共同发展

上合组织要继续发挥带动作用,求同存异、增加互信、互利共赢,在循序渐进的同时跨越式发展。经济合作将是推动上海合作组织不断发展最主要和最活跃的因素,要从增进多边合作、消除贸易壁垒、完善合作机制和协调成员国间利益等方面推进区域经济发展。努力克服各成员国经济发展水平差异大、多边合作缺乏、融资缺口较大以及部分国家产业结构存在雷同、经济发展内生能力不足等不利因素。成员国应遵循市场经济原则、平等互利原则、区域经济合作机制化原则,循序渐进、由易到难地逐步推进双边和多边经济合作。发挥中国和俄罗斯的带头作用,通过制度创新与政策激励机制,有步骤地推动上合区域经济合作。重点解决加大资金投入、完善运行机制、构建多渠道资金支持体系等基础性合作问题,支持和鼓励各种形式的区域经济合作,推动贸易和投资便利化,逐步实现商品、资本、服务和技术的自由流通。在人文领域,可以推动以丝绸之路为概念的旅游合作,增进沿线各国、各地区的交流,繁荣当地经济,推动双边、多边经贸合作。中国新疆依托上海合作组织,可以利用与中亚国家在地缘、人文及市场方面得天独厚的条件,打造我国向西开放的桥头堡。

推动中亚地区经济合作需要一些国家之间克服不必要的疑虑和考虑。地区国家发展水平参差不齐、体制机制完善程度差异较大,这一方面增强了经济互补性,同时也给地区经济整合带来难度,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等国明显面临资金、技术、人才不足和安全形势动荡等短板,自我发展能力薄弱。这也限制了短期内提升区域合作水平的难度。中亚国家希望与中国加强合作,获得资金和技术支持,把中国作为其能源和资源输出的重要市场,同时个别国家担心中国的经济影响过大,影响到其经济以及其他方面的利益。对重要地区具有重要经济影响的俄罗斯希望上合组织更多关注安全合作,适当推动经济与金融合作,并对中国与中亚国家之间的双边能源和经贸合作心态较为复杂。其实,中国尊重俄罗斯等大国在中亚地区的传统影响和利益,推动有关各方的合作相辅相成、相得益彰,形成合力,共同发展和繁荣。中国推动与中亚地区国家的双边和多边经济合作,牢固坚持平等、互利、共赢原则,也坚持出于国力量力而行的原则,已经做出了不少让利举措,显示了合作的坦诚心态。